<sup id="d69uu"></sup>
    <video id="d69uu"></video>
<video id="d69uu"></video>
    <wbr id="d69uu"><blockquote id="d69uu"><track id="d69uu"></track></blockquote></wbr>
      <video id="d69uu"><blockquote id="d69uu"></blockquote></video>

            <video id="d69uu"></video>
          <video id="d69uu"><dfn id="d69uu"></dfn></video>
                <video id="d69uu"></video>
                   

                  珠海:0756-8639200

                  湖南:0731-82788178


                  新聞動態
                  您當前所在位置:
                  容易被忽略的不孕不育原因——免疫性不孕不育
                  來源: | 作者:麗拓生物 | 發布時間: 2024-05-14 | 123 次瀏覽 | 分享到:

                       隨著生活節奏的加快以及人們生活方式的改變,育齡夫婦不孕癥的發病率呈逐年上升趨勢,根據世界衛生組織最新發布的報告顯示,全球約有17.5%(約1/6)的成年人口受不孕不育癥影響[1]。根據《柳葉刀中國女性生殖、孕產婦、新生兒、兒童和青少年健康特邀重大報告》預測數據,2023年我國不孕率預計將達到18.2%[2]。



                  什么是不孕育?


                  不孕不育癥是一種男性或女性生殖系統疾病,目前世界衛生組織對不孕癥的定義,是指一年以上未采取任何避孕措施,性生活正常而沒有成功妊娠。其中,根據曾經是否有受孕的情況,不孕癥主要分為原發性不孕(從未受過孕)和繼發性不孕(曾經受過孕)。造成不孕不育的原因有很多,排卵障礙、輸卵管堵塞、子宮內膜異常以及宮頸狹窄等是導致女性不孕的常見因素[3],此外,近幾年生殖免疫導致女性不孕的情況越來越多,逐漸受到臨床專家的關注[4]。



                  什么是免疫性不孕不育?


                  免疫性不孕不育是指精子、精漿、透明帶、卵巢等生殖系統抗原產生自身免疫或同種免疫,產生相應的抗體阻礙精卵結合導致不孕。

                  有文獻顯示,不孕不育的夫婦里面有30%~45%的患者跟免疫性抗體存在關系[5]。抗精子抗體(ASAb)、抗子宮內膜抗體(EmAb)、抗心磷脂抗體(ACAb)、抗透明帶抗體(AZPAb)、抗人絨毛膜促性腺激素抗體(HCGAb)及抗滋養層細胞膜抗體(ATAb)等是與不孕有關的器官特異性自身抗體[6]。


                  七種常見的生殖免疫抗體


                  1.抗卵巢抗體(AOAb)


                  AOAb是一種靶抗原在卵巢顆粒細胞、卵母細胞、黃體細胞和間質細胞內的自身抗體。當孕婦感染或受傷時,卵巢抗原將會增加,導致孕婦自身組織中的免疫系統過度應答,進而產生AOAb,導致卵巢自身出現免疫反應,阻礙卵泡發育,降低卵泡生長速度、阻礙孕卵脫殼、破壞卵細胞而阻礙著床[7]。

                  2.抗人絨毛膜促性腺激素抗體(HCGAb)


                  HCG是妊娠期生產滋養層細胞的特有激素,并且還會增加黃體,保護胚胎不被母體細胞免疫破壞等作用。當母體內抗HCG抗體持續增加,這種保護作用將持續降低,導致胚胎被破壞,從而引起流產。HCGAb干擾HCG對胎兒的生理保護,致使流產的發生[8],又可導致產生HCG的滋養層細胞分泌不足,引起內分泌激素水平失調,導致卵巢排卵異常及黃體功能不全,以致不孕。

                  3.抗精子抗體(ASAb)


                  ASAb屬于一種復雜的疾病,患病原因尚不明確,男女皆可患病,是免疫學不孕癥的重要因素,占25-30%[9]。對于男性,ASAb屬于自身抗體,它通過影響精液的質量而降低生育能力。對于女性,ASAb屬于同種異體抗體,是女性免疫性不孕的重要原因。ASAb會與精子結合,使得精子制動,阻止精子穿透宮頸黏液與卵子結合,此外,ASAb也可以阻止精子穿過透明帶,以及對精卵融合有抑制作用,即使完成受精也容易使受精卵和胚胎死亡,引起習慣性流產。一般情況下女性ASAb陽性率會高于男性,這與女性生殖道更容易發生損傷感染等有關[10]。

                  4.抗子宮內膜抗體(EmAb)


                  胚胎著床和生長發育都要依靠子宮內膜,但在病理狀態下,如子宮內膜炎、子宮內膜異位癥及子宮腺肌癥等,可轉化成抗原或半抗原,刺激機體自身產生相應的抗體。此外,人工流產刮宮時,胚囊也可能作為抗原刺激機體產生抗體。

                  它的產生可能會①干擾胚胎著床;②抑制排卵;③干擾精子和卵子的運送;④阻礙精卵結合;⑤影響早期胚胎的發育。EmAb往往與子宮內膜異位癥并存,是子宮內膜異位癥的標志性抗體,也是不孕不育(特別是繼發性不孕)的重要指標。

                  5.抗心磷脂抗體(ACAb)


                  抗心磷脂抗體是以血小板及內皮細胞膜上帶負電的心磷脂作為靶抗原的一種自身抗體。ACAb與磷脂結合,可通過爭奪胎盤血管的磷脂受體,使胎盤血管形成血栓,導致習慣性流產、不明原因流產、同時也常見于胎盤內發育遲緩等一系列生殖疾病的發生。ACAb與流產密切相關,反復和習慣性流產的患者中ACAb陽性率較高,ACAb陽性的孕婦在妊娠早期易反復流產,后期易導致胎兒宮內死亡,所以繼發性不孕患者ACAb陽性檢出率高于原發性不孕患者[11]。

                  6.抗滋養層細胞膜抗體(ATAb)


                    細胞滋養層抗原是胚胎表面的一層細胞樣結構,人體一般不會將該物質作為抗原排斥,當人體保護機制減少時,產生相對應的抗體,與胚胎滋養層抗原特異性結合干擾胚胎的種植和繼續發育,影響妊娠的整個過程,最終導致流產的發生。ATAb陽性往往出現在反復性流產,胎兒發育受限等情況,臨床上,ATAb主要作為反復流產的輔助診斷指標。

                  7.抗透明帶抗體(AZPAb)


                  透明帶是披覆于卵子表面的糖蛋白,每一月經周期總有一些卵泡變為閉鎖卵泡,其中的透明帶如有活性,可成為抗原刺激而產生AZPAb,或由于感染致使透明帶變性,刺激機體產生AZPAb。AZPAb可引起母胎免疫識別過度,增加母體對胎兒、胎盤的免疫損傷,從而加速對胚胎的免疫排斥。如果AZPAb與透明帶結合,可干擾卵泡和卵細胞間的信息交流,使卵子失去與精子結合的能力。同時,AZPAb會對含透明帶的受精卵產生損傷,使得受精卵即便著床也會因前期損傷而不能正常發育。AZPAb是影響原發性不孕以及胎兒發育受限的主要病因。AZPAb的檢測可作為不孕癥、卵巢功能早衰的輔助診斷。


                  免疫性不孕不育七聯檢




                    

                  參考文獻:

                  [1]2023年4月4日世界衛生組織《1990-2021年不孕癥患病率估計》

                  [2]Qiao J, Wang Y, Li X, Jiang F, Zhang Y, Ma J, Song Y, Ma J, Fu W, Pang R, Zhu Z, Zhang J, Qian X, Wang L, Wu J, Chang HM, Leung PCK, Mao M, Ma D, Guo Y, Qiu J, Liu L, Wang H, Norman RJ, Lawn J, Black RE, Ronsmans C, Patton G, Zhu J, Song L, Hesketh T. A Lancet Commission on 70 years of women's reproductive, maternal, newborn, child, and adolescent health in China. Lancet. 2021 Jun 26;397(10293):2497-2536. doi: 10.1016/S0140-6736(20)32708-2. Epub 2021 May 24. PMID: 34043953.

                  [3]趙永新. 女性不孕不育癥相關因素及病因 980 例分析[J]. 現代預防醫學,2012,39(14):311-313.

                  [4]侯振,劉嘉茵. 自身免疫抗體對輔助生殖技術的影響[ J]. 實用婦產科雜志,2014,30(10):727-729.

                  [5]黃存敏,李艷艷,姚林伶,等.免疫性抗體在女性不孕不育檢測中的臨床應用觀察[J].臨床醫藥文獻電子雜志,2015,06:1032-1033.

                  [6]劉娟. 生殖免疫抗體檢測在不孕不育臨床價值研究[ J]. 中國冶金工業醫學雜志,2017,4(1):23-25.

                  [7]孫智.免疫性抗體對女性不孕不育檢測的影響[J].中國醫藥指南,2017,15(01):60-61.DOI:10.15912/j.cnki.gocm.2017.01.047.

                  [8]何亞平,岳利民,張金虎,等. 抗生殖免疫抗體與女性不孕的關系[J]. 現代預防醫學,2000,27(1):69-71.

                  [9]ROMANO R M,GOME$ S N,CARDOSO N C S,et al.New insights for male infertility revealed by alterations inspermatic function and differential testicular expression ofthyroid-related genes.Endocrine,2016,55(2):1-11.

                  [10]王華忠.抗精子抗體檢測在免疫性不孕不育患者中的應用及其臨床意義分析[J].檢驗醫學與臨床,2019,16(23):3430-3432.

                  [11]王小花,俞巖,葉文嬌,等.573例女性不孕癥患者血清AsAb、AEmAb、AZpAb、AhCGAb、ACPAb、ATAb檢測結果分析[J].山東醫藥,2019,59(26):57-59.


                  金瓶梅外传
                  <sup id="d69uu"></sup>
                    <video id="d69uu"></video>
                  <video id="d69uu"></video>
                    <wbr id="d69uu"><blockquote id="d69uu"><track id="d69uu"></track></blockquote></wbr>
                      <video id="d69uu"><blockquote id="d69uu"></blockquote></video>

                            <video id="d69uu"></video>
                          <video id="d69uu"><dfn id="d69uu"></dfn></video>
                                <video id="d69uu"></video>